时论-台湾居住文化 面临典範转移

培训游戏 admin 评论

近年来由于全球暖化,气候异常,台湾风雨灾害不断,令笔者觉悟到「台湾人,天生颱风的命。」我们从小到大,每年都要看颱风来还是不来?来了,造成大损害,只能认了;小损害,庆幸一下;没来,更是老天爷赏脸。如此心情起伏,几乎成了一种全民与政府年年经历

近年来由于全球暖化,气候异常,台湾风雨灾害不断,令笔者觉悟到「台湾人,天生颱风的命。」我们从小到大,每年都要看颱风来还是不来?来了,造成大损害,只能认了;小损害,庆幸一下;没来,更是老天爷赏脸。如此心情起伏,几乎成了一种全民与政府年年经历的「小鸡的困惑」。

即然这是命定的,就不该再困惑。难道我们还要继续只着力临时的「防颱措施」,而不为自己与后代建立一个结实的能「顺颱」又「抗颱」的可持续居住环境吗?很显然,过去政府的建设与经济发展,为了提高国民生活水平,却斲伤了「美丽岛」。包括「山地平地化」政策,不合生态工法的「河川整治」、「水库兴建」、「道路开凿」、「都市建设」,更加上民间滥垦滥伐、抽地下水、填埤塘、河川排汙水等等作为。

台湾这个岛屿由于是欧亚大陆板块与菲律宾板块持续挤压渐升出来的,它不是「老地块」,而是仍在运动的「嫩地块」。加上地震、颱风频繁,数千年来处于泛滥交替、沧海桑田之变动中。自然本身的变动附加近半世纪人为的诸多不当开发,我们的居住环境岂不「周期性」的千疮百孔?不论平地,尤其山区,才重建、修复的道路、堤堰、坡坎、聚落,每遇风灾又成大笔资源投入的无底洞,独厚了黑白绑标的营造业。

这中间有工程科技本身的问题,更有滥用科技的问题。百年来发展的现代工程科技到上世纪末,已透露其谬误,而面临「典範转移」的学术发展新阶段,包括土木、水利、建筑、景观、国土与都市规画等。此部分必须仰赖公私部门专业人士充分掌握新典範的科技知能,应用在政策拟定与实务执行上。有关这些我们政府高层与中坚分子应已充分意识到,只是基层人员与社会大众甚至企业仍缺乏明确认知,常为一时贪图,继续误用过时科技,不仅伤人害己,更伤自然生态。

其实营造可持续居住环境的新典範科技,重在顺应生态的运作,取其利息,避免迫害自然资本。这种基本价值与态度应该成为我们台湾人养成优雅的「居住文化」的一项重要功课。笔者认为此项功课除了向自然学习、向新典範科技学习,也该向我们原住民的文化学习。我们所知的原住民各族群的居住文化,已有长时间抗颱、抗震、防土石流、大洪水的生活与生态智慧。

上次天秤颱风重创兰屿道路、港口、加油站、农会超市铁皮屋及居民一些临时建物,雅美族人却无一人受伤,大部分家屋也完好。整个兰屿也从未见过土石流,因为上山垦田、滥伐林木是禁忌。

世界独一无二,以茅草、木板、石头筑成的地下屋、工作房,除了满足生活功能、富涵社会文化意义,其结构、构造设计更具「抗颱」作用。根据学者流体力学研究,岛上六部落现址,全都位于受风面最小的崩积与沖积扇坡地,这都是长久顺应自然所累积的智慧与创意。

台湾高山上的布农、排湾、鲁凯族的石版屋不也是为「抗颱」,就地取材创发的一劳永逸、更坚固的家屋构造吗?更何况聚落选址早有避风雨、防震、防山崩之考量。难怪,八八风灾后,一些被要求迁下平地住永久屋的族人,还是信誓旦旦要回老部落。除了文化土地脐带之难断外,族人「有把握在山上老部落安然过日子」也是重要因子。

他们的知能平地人无法想像,正如九二一后竹科高层人士及八八风灾慈济团队,会认为「让族人全数迁下山安居,让山林自然调息,岂不两全其美。」这种自觉合理又好心的看法,其实过去政府许多政策也都是如此。譬如语意与实质都悖逆的「山地平地化」、「山地迁平地」之政策,以及兰屿国宅、海砂屋等事件。

笔者认为,我们该觉悟到:「台湾人,天生颱风的命」。认命后,就得充分认识台湾「宝岛」有它严苛的一面,讲求运用适宜之新典範工程技术,扎实的建构「顺颱」又「抗颱」的可持续居住环境。更重要的是养成全民友善自然的居住文化。这方面可从我们南岛民族数千年来孕育的居住文化学起。期望日后颱风再临,庶几可以无人伤亡,灾损亦减至最低。台湾才真是「美丽岛」啊!(作者为东海大学建筑系教授)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网友最新评论